主页 > Z嘉生活 >0220 看什幺? >

0220 看什幺?

2020-08-06
阅读指数:187
程序违宪》五分埔都更案 不同意户胜诉

(转自 Kuo Sh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台北知名商圈五分埔都市更新问题一箩筐,实施者台北迁建基地都市更新股份有限公司,送案报核后,又变更设计,但内政部、台北市都更处坚持可旧案续审,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依大法官七○九号释宪,二审判决不同意户胜诉,指程序违宪,这也是文林苑案后,不同意户胜诉首例。不过市府仍坚持上诉,令不同意户不满:「噩梦何时才能结束?」
(中略)信义区虎林段四小段卅八地号都更案中,不同意户李小姐向本报反映,实施者在未达同意门槛下,竟「灌人头」充人数,让同意数超过法定门槛;此外,都更案送案后两年,又变更总楼地板面积、权利价值、容积奖励等,实施者理应重新取得同意比例,但内政部、北市府却保护强者,忽略住户陈情,根本毫无公信力。

罗宾汉悖论:国家到底有没有对不起年轻人?

(近来一系列社会公平正义的论战,值得阅读的一篇,也彙整了许多连结资料。转自Tunkan Tansikian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回到所谓的「罗宾汉悖论」:为什幺明明自己也是属于被剥削的世代,却这幺多人「严以对同辈,宽以待有钱人」?为什幺还是有这幺多人坚定地支持着资本家的看法?为什幺不断谴责年轻人,却不谴责那些为非作歹的企业家和政客?
其实答案也很好理解。许多学者已告诉我们,在愈不平等的社会中,高收入的阶层以及政治权力高层的菁英们,自然会有较大的发言权,以及对政策的影响力。而这些所谓的既得利益者往往会利用这样的影响力,阻止更多公平的政策与制度设计。
彭明辉:柏克希尔哈萨维错在哪里

普京的强国复兴之弈

(从乌克兰国内动荡,看俄罗斯普京的外交棋局。转自李映昕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虽然离实现目标还差得很远,但普京已取得的进展超乎许多西方人的意料。他停住了冷战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朝着俄罗斯周边国家进行东扩的步伐;继波罗的海三国加入北约之后,未再有前苏联加盟国急于加入北约。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事日渐平息,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开始增强。
然而对普京而言,没有什幺比拉拢乌克兰进入己方阵营更为重要的事情。乌克兰曾是前苏联加盟国中继俄罗斯之后的最大国家,也是最重要的国家。若乌克兰真地和欧盟建立经济同盟,就注定俄罗斯最多只能是欧洲的第二大力量。长达三个世纪的帝国复兴工程将以失败告终,而俄罗斯也将像英国、法国等告别了帝国时代的欧洲国家那样,只能在世界秩序中扮演更小的角色,被迫制定新的自我形象和外交政策。
乌克兰传出最血腥冲突

乌克兰神秘少女 求援片疯传

(当我们问脸书游戏,我是哪国人,他们正在宣称,「我是乌克兰人」。转自胡淑雯的脸书,以下引述她的注解)
乌克兰女孩二月十号的演说 中译如下(来自林蔚昀)
点进去看短片,就能看见,反抗者好多,军警好残暴。
乌克兰,是小说家舒兹「鳄鱼街」的故乡,一个开着「肉桂色小舖」的地方。

部落新闻眼:山地服务是怎幺来的?

(「山地服务」的历史背景。转自黄国超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中略)大量的官方行政系统与救国团介入「社会服务团」进行「焦点」的转化并不让人意外,尤其1972年3月有蒋介石选举总统,蒋经国全力部署接班,为了避免学生服务运动出现任何「叛逆」进而扩散成「反政府」、「反迫害」。蒋经国辖下的救国团透过校方,希望学生们多做点「社会服务工作」,不要光是挖掘「社会问题」的癥结,于是各大学乃将各种社团服务项目加以制度化、名目化,且只强调「服务」,并且要求学生出队必须填写保证书。
(中略)然1970年代大专学生的理想性,几乎完全被吸纳进救国团的系统内,用一整套的团康仪式加以驯服,而拔去了反动与理想主义的爪牙,却还让学生自以为获得了某种超越个人的,团体性认同的满足感。这些营队在当时可以带给汉人大专生在平淡的生活外,短暂而新鲜的刺激。

请大家帮忙找回那 ”被迫消失” 的五个关键字!! 

0220 看什幺?

(找回被迫消失的五个关键字,「废除核四吧」。转自Hermes Huang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这次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希望藉由台北市捷运站公益广告的方式,表达民众渴望非核家园的心愿的宣传活动,台北市政府捷运局在受到强大压力之下,强迫妈妈监督核电厂盟将关键的文字 “废除核四吧!” 以空白的方式呈现。
台北市政府捷运局甚至不允许公益广告上出现任何与妈妈监督核电厂联盟有关的文字或网址,也不准许广告上出现 “除四“、 ”核电“、”核四“ ,甚至于连单纯的 ”核“ 这个字眼也不准出现!
这是拥核政府对于广大民众企盼一个非核家园心愿的莫大侮辱与践踏!是严重的侵犯、违反了自由民主社会中人民公平、公开表达意见的基本人权!

遭林益世狠瞪 女检呛:我只是做好工作

(啧啧,他大概以为,自己还是秘书长。转自Jessie Chen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行政院前祕书长林益世诬告《壹週刊》案今开庭,林益世带着妻子彭爱佳一起出庭,庭讯期间林益世和2名律师,执意要求勘验贪汙案爆发时的媒体报导光碟,莅庭检察官认为应直接勘验林益世当天的记者会内容,坐在被告席的林益世竟怒瞪莅庭检察官,检察官当庭反击怒呛林益世:「不要这样看我,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