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嘉生活 >0227 看什幺? >

0227 看什幺?

2020-08-06
阅读指数:510
谁敢撤退到台湾

0227 看什幺?

(台湾的美好想像,犹如国王新衣?转自刘克襄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长久以来,因工作、婚嫁,港人迁台一直都有。传媒报导港人嚮往台湾,只是一时的潮流错觉。港人对所居土地缺乏归属感,九七前移民美加,现在热烈讨论撤退台湾,都是趋吉避兇的心态,人之常情也。这股风潮是短暂的。再如何热爱台湾生活的氛围,现阶段真要移民,恐怕也不会增加多少。他们只是藉台湾突显香港的瓶颈。
香港人的逃离,只是人性物理反应的生存本能,很快就会看破台湾的表相。实际上,他们厌恶的东西,在台湾一样存在,甚至更加不堪。当他们了解更多,各种失望和喜爱混合,才能清楚浮现真实的我们。

反服贸阵线 忧中资广告箝制言论

(转自Hermes Huang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反黑箱服贸民主阵线昨前往中资的「中国建设银行」台北分行前抗议,忧心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开放中资来台经营广告业,将重演建设银行在香港抽广告、打击独立媒体的恶行,他们高喊「中国抽广告,更要反服贸」等口号,坚决反对服贸开放中资广告,葬送台湾言论自由。中国建设银行在台分行并无对话窗口,无法回应。
去年《香港电视网路》无法获得免费执照、《明报》总编辑突遭撤换、香港商业电台粗暴解僱主持人李慧玲、到几家主流媒体包括香港《苹果日报》遭「抽广告」,香港民众因忧言论自由遭剥夺,日前上街抗议。民主阵线召集人赖中强昨说,从香港经验可知,具中资色彩的企业在关键时刻做的不是生意,而是政治性任务,会因中国政府需要而暂停个别传媒的广告,打击独立媒体或「不听话媒体」。

鸟笼公投一週年的真与假

(消失的公投,作文比赛的安检,只为了偷偷插入燃料棒。转自蔡雅滢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所以,这安检是假的,而真的是什幺呢?这幺大费周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所有未完成、未解决的工程都以「安检」的名义偷渡进行,绕过国会朝野的决议。台电跟奇异公司也明白核四的工程问题积重难返,因此他们现在只想优先处理会阻碍装填燃料的工程问题,而把许多虽不会让燃料无法装填,但却会严重影响长期的运转安全的工程问题延迟处理,务求燃料先装下去,让核反应启动一切就难以回头,之后只能任凭台电和奇异公司如绑架般予取予求。经济部也再表明,只要一号机六月底完成安检,就会向原能会申请插燃料棒。也就是,先上车后补票地蛮干装填燃料才是真的!

月ヶ瀬健康茶园-茶园管理的里山共生学

0227 看什幺?

(日本茶园的自然共生故事。转自汪文豪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岩田在茶园间穿梭着,拿着一把茶树下面的土壤介绍,一边闻着土壤的气味,这些土都是种植椎茸的段木,经过腐化后的腐质土。回乡多年的岩田先生,不断投入研究开发,在一处实验茶园内,种植了多种茶树,藉此发展出在地、多元的生态农法。岩田先生的农法在不同季节,轮替种植段木香菇与茶叶,维持着巧妙的物质循环。种完椎茸后的木头,经过自然腐化6~8年,即成为营养满分的有机土,这些木头是由邻近山林疏伐而来,不仅融入了里山山林管理的概念又维持农场多元的经济收入。
而土中含有茶树所需要的微量元素与微生物,几乎不需要施加多余的肥料,厚厚的一层有机土,也抑制了杂草的生长,可以看到,杂草的数量不多,不像一般有机茶园需要耗费许多人力清除杂草。为了防止病虫害,茶树的种类上也採取多品种混种,以降低病虫害损失,此外,这样的栽种方式,在茶园的人力调度上也有好处,由于各茶树的生长季差异,茶叶採收的时间错开,让岩田先生的茶园在精简的人力之下还可以持续运作。

通俗哲学家阿兰·德·波顿开始搞新闻

(亚伦狄波顿的新尝试,从哲学角度探索时事。转自王乾任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德·波顿先生最近的生活调查《新闻:使用者手册》(The News: A User’s Manual)的主题是新闻。用德·波顿的话来说,新闻是一股无处不在的力量,为我们提供信息,但却很少能带给我们启迪。
德·波顿近着出版的同时,他策划的「哲学家邮报」(The Philosophers’ Mail)网站也上线了。「哲学家邮报」是一个新闻网站,由「人生学校」—一个位于伦敦的通俗哲学学院出资。该学院开设一些诸如「如何独处」这样的讲座。「哲学家邮报」网站基于英国小报《每日邮报》(The Daily Mail)网站的模式。但是却致力探究名人八卦和世界时事背后的哲学涵义。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和凯蒂·霍尔姆斯(Katie Holmes)的狗仔照片会配有叔本华关于爱之徒劳的语录。 对大卫碧咸(David Beckham)和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灵魂」的假想採访其实是关于坚忍克己,持之以恆品德的讨论。

刘进图遭袭,港台媒体对望

《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今遭机车骑士砍杀重伤,送医后脱险,我整理几个关键连结,给关心此事的朋友参考:
身处一海之隔的台湾,如果此刻「香港经验」对我们有任何啓示,那就是:一,一年来,香港媒体发生十几起政治干扰甚或暴力事件,且后者没有一件破案,从抽广告、换高层,从白色恐怖到黑色威胁,政治势力不会放弃干预媒体、消灭反对声音。
二,台湾的新闻产业环境很糟,许多媒体从业者的表现不佳,然而,无论是同业或一般读者,都应珍视并善用我们的媒体自由,因为,新闻自由何其脆弱,又何其需要坚强。
三,不同的是,香港是殖民地被迫回归,他们无奈且没有选择,但台湾还有选择,请珍惜我们的选择。
祝福香港的同业,祝福香港的新闻自由与民主生活。

打压工会 国语日报不认裁定  持续上诉 劳团要求恢复原职

(哎哎。转自Clitier Chen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国语日报》去年(2013)8月以亏损为由资遣44名员工,经工会要求劳资协商后,常务理事王福钧随即被列入资遣名单。前天(2/24),劳动部(原劳委会)不当劳动行为裁决结果出炉,认定资方的资遣行为违法。王福钧、工会也在台北市产业总工会等声援劳团的陪同下,今天(2/26)前往公司要求资方即刻恢复王的原薪原职,并停止打压工会。
102年劳裁字第42号裁决书指出:《国语日报》资遣王福钧,已经构成《工会法》第35条第一项第一款「对于劳工组织工会、加入工会、参加工会活动或担任工会职务,而拒绝僱用、解僱、降调、减薪或为其他不利之待遇」的不当劳动行为,《国语日报》应在收到裁决书的7日内,恢复王福钧的原本职位。

从农再到土徵 蔡培慧:农村的生活与生产,一直都是我们关心的主轴

(农阵与蔡培慧的故事。转自Zooey Lu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习于和行政机关打交道,但农阵对于跨足到政治场域却显的保留,蔡培慧说,社运团体一方面得透过立委提案修法,和行政机关沟通以便调整执行方式;另一方面开启政党选举这条路来实现社运的目标也很重要。
(中略)会如此踌躇蔡培慧解释,因为社会运动的对象和政治性活动的目标群众有着极大差异。「例如有很多立委跟我们不错,但他们却不会只关心土地徵收,而是广泛的关心许多议题。相对之下他们对于单一议题也就不会走的那幺深。」蔡培慧说,社会运动指向的对象很明确的就是一群「受害者」,但是政治层面所面对的却是九成以上的「一般民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