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今日热点 >电影节也要有性格,2015香港独立电影节的性格是「延续抗争」 >

电影节也要有性格,2015香港独立电影节的性格是「延续抗争」

2020-07-25
阅读指数:556

电影节也要有性格,特别是在天天都有电影节的年代,院线放映和电影节放映的分别或者就是在这「性格」上。一个电影节的性格,表现在它会专注放映怎样的作品,论述怎样的议题,让观众感受这是怎样的电影节,让观众像认识一个人那样去认识它。

如果影展就像社会上的一个人,那代表它不会只活在自己的洞穴里,它会与其他人建立关係。对应当下社会发生的事态,它更会有自己的意见,而这些反应与互动也不会只局限于电影的领域之内。

因此,香港独立电影节作为香港的一个「人」,它不但是关于独立电影,更是关于香港的独立电影,关于香港。

我城的雨伞仍需要坚持,怎样以电影呼应这场运动于是成为本届影展的一个重要思考。对我来说,本届放映的影片其实在探讨一个潜在的主题——抗争的延续。

电影节也要有性格,2015香港独立电影节的性格是「延续抗争」2015香港独立电影节

抗争不是假日活动,也断不会一天事成。而要让抗争延续下去,便意味着抗争需要融和日常,甚至将它转化,再扩散开去。

台湾太阳花学运的《太阳.不远》,以一系列作品呈现了这场学运的各种视角。立院的佔领虽已结束,影响却延伸到刚过去的九合一选举。《档案》中的西藏作家唯色,以个人持续与体制对抗,卑微地保护着「个体的独立和尊严」。与生活馆合办的「有种电影节」单元,本身就是反高铁护菜园运动的延续。而《雨伞特辑》系列中的短片,直接地表现着我们香港的雨伞运动中,最即时的转化和扩展,其实,抗争依然在进行中。

抗争也在创作之道上:「真实」可以有更广阔的想像

抗争和颠覆不只发生在街道上,也在于影像创作之道上。「真实」可以有更广阔的想像:纪录片可以有剧情片元素,剧情片也可以像纪录片一样。

独立焦点导演赵德胤在其剧情片《冰毒》中,像是以纪录片的直接电影手法,凝视异乡人在缅甸生活的疏离和残酷。

这种疏离也同样表现在纪录片《午朝门》之中。在开封的午朝门广场前,人们真实地活在疯狂中,比戏剧更要戏剧化。

而《玉门》的「舞台」是甘肃玉门,在油田被政府和商家用完即弃后,成为了空城,让导演和剩下来的人和物演出了一场关于回忆的实验剧场。

《特许时间的终了》同样把纪录片「真实」的界线模糊起来,由导演亲自扮演自杀身亡的挚友,透过模仿他在音乐理想底下绝望的心情。这过去是痛苦的,但将痛苦重现的自虐,或者是对伤痛的一种治疗。

电影节也要有性格,2015香港独立电影节的性格是「延续抗争」独立焦点导演赵德胤《冰毒》剧照

从这些影片中,我们希望能带出延续抗争的例子和可能性,让观众将影片扣连到当下的社会,从自己的位置重新出发。

不论是理论或实际层面,抗争总不能架空离地, 延续也不能只有空谈。正如今届影展宣传的设计:我解读为依靠各人紧守自己岗位上的手艺,将个人的、内在的思考实行出来,转化成众人的行动。

承接上一届宣传海报上一个人拿着旗帜,宣示「起义」的一系列设计,今届的设计已经发展成一个小团队的协力工作。这让我想起那句非洲谚语:“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香港独立电影节里那些关于抗争、现实、「他人」的影片,或者就是在提醒,只要「我们」行出来,总会有同行的人在旁。现实可能是个困境,会不断地消耗「个人」行动的意志,但即使走累了,也会有人一起走下去。

*下载「香港独立电影节2015」节目册子

此文获映画手民授权转载,原标题为「抗争的延续──写在『香港独立电影节2015』前」()。
映画手民脸书


*按讚「关键评论网 香港」FB,留意香港本土的政治、经济、文化消息。

相关阅读: